愛的交響樂

 

播出日期
11/26(一)23:00首播

劇情大綱

四十歲的全職太太林淑勤一心撲在家庭生活上,把外科醫生丈夫羅世昌和大學生女兒羅蔚蔚照顧得無微不至。但這個表面幸福和樂的家庭卻潛藏著危機:一個是過於依賴丈夫和家庭的黃臉婆,另一個則正處於事業和男人的黃金期……

直到世昌因為愛上『時尚女強人』李依華而向淑勤提出離婚,淑勤才陡然發現,他們的差距已經大到無法彌補……世昌的背叛一時間摧毀了淑勤對生活、對未來的所有憧憬,她在離婚協議書上簽字後選擇了自殺。

被及時搶救的淑勤甦醒後自我封閉、逃避現實,世昌內心愧疚,卻礙於依華的強勢,只能與妻女保持距離。在女兒蔚蔚的幾次鼓勵下,淑勤終於鼓起勇氣找到一份清潔工的工作,卻『冤家路窄』地被分到了依華工作的雜誌社……因依華的挑剔,淑勤丟了工作。而蔚蔚大學畢業找到的第一份工作,也被依華的一個親戚擠掉了……

世昌誤解依華是故意為之,兩人發生激烈爭吵,而此時淑勤的媽媽林母突然來了。為了不讓患有心臟病的老人受刺激,淑勤和世昌只好假裝什麼事都沒發生,重演恩愛夫妻。磕磕絆絆之下,淑勤的情緒漸漸穩定,世昌也重新體會到妻子的感情和不易……

依華認為這是淑敏一家三代女人故意設下的『局』,目的就是為了把世昌重新奪回身邊!依華怒不可遏,激發了鬥志……

依華故意把蔚蔚招進了自己的雜誌社,而單純以為父母離婚只是因為性格不合的蔚蔚,根本不知道有依華這樣一個第三者存在,更對依華的身份毫不知情!世昌指責依華不該胡鬧,反而被依華大罵一頓,夾在情人和女兒之間的世昌平添煩惱。

在淑勤的婚姻一團亂麻的同時,妹妹淑敏的感情生活也出現了問題。

淑敏高中畢業後就一直打工供男友郭濤讀書,但是從國外留學回來的郭濤始終高不成低不就。為了男友的前途,身為環球企業董事長秘書的淑敏不惜暗動手腳,幫助郭濤進入環球上班。長期不受重用的郭濤深感家世背景的重要性。

在一次重大專案中郭濤終於憑藉專業和聰敏拖脫穎而出,引起董事長宋齊家的關注,齊家的妹妹齊欣更破格提拔郭濤。

齊欣對郭濤的好感與日俱增,而淑敏卻礙於身份遲遲不能公開與郭濤的關係。不明真相的齊家有心撮合妹妹和郭濤發展,於是安排兩人共赴外地出差。面對淑敏的不安,郭濤許諾出差歸來就和淑敏結婚。

然而,出差後的郭濤有如人間蒸發。淑敏聯繫不上郭濤,卻在齊家處看到郭濤和齊欣外出旅遊的親密照片,不禁疑慮重重。在回程的前一夜,齊欣喝醉了,向郭濤大膽表達了愛意,郭濤心動而猶豫不決。

世昌的私人整形醫院成立開業,世昌希望作為投資人的依華不要出席開業典禮免生事端。怒火中燒的依華以蔚蔚主管的身份出席典禮,她面對淑勤時挑釁的姿態令世昌如坐針氈。

同時出席這場開業典禮的,還有和蔚蔚青梅竹馬的鄰居孫文揚、文揚公司老闆的兒子馬元凱以及淑華公司董事長宋齊家的一雙兒女宋少飛和宋少涵。在上一輩上演著愛恨糾纏的同時,幾個年輕人之間也因典禮上的相識衍生出幾段錯綜複雜的感情糾葛。

元凱與蔚蔚曾多次偶遇,這一次才知道,原來她竟是文揚的『發小』!此後,元凱不斷假託文揚約會蔚蔚,面對元凱的優越條件,文揚自卑心生退讓之意,而文揚對少涵的大方熱情在蔚蔚眼裏也被看成是愛情的萌芽,於是在不斷的猜疑和不斷的誤會下,蔚蔚和文揚之間漸生隔閡,始終沒有勇氣捅破彼此之間的那層紙;

而少飛則在典禮上被依華的風情萬種所吸引,隨即展開猛烈攻勢,但遭到父親齊家的強烈反對……

依華的挑釁,突然明白,這段時間的和諧只是假像,她和世昌再也無法回到過去。與此同時,林母要走了,臨走,林母告訴世昌,她早就發現了世昌和淑勤離婚的事,她理解他們的苦心,也告訴世昌,沒有哪個女人能比淑勤更愛她了,也許他會想要自由地飛走一些日子,但早晚,他還會懷念這個家……母親的話,被淑勤聽了個正著。

淑勤終於相通了。她平靜地接受了現實,讓世昌不要強迫蔚蔚辭職,她不想因為自己的原因影響女兒的前途。淑勤在鄰居富貴的幫助下開了一家花店,開啟了全新的生活。而世昌在走出家門的瞬間,竟感到了一絲留戀。

依華興高采烈準備和世昌結婚,突如其來的賀瑞的電話卻令她興致全無甚至心驚膽顫。依華曾為了權利交易和賀瑞發生一夜情並懷孕,而依華一直欺騙世昌那是他的孩子。所以當賀瑞以此為籌碼屢次敲詐依華錢財時,為了保住愛情、事業和名聲,依華只能順從。

忙於應付賀瑞的依華無心議婚事,這反而讓世昌緩了一口氣,能夠平靜下來反思自己的婚姻。但是依華把滿腔怒氣都撒在蔚蔚身上,這讓淑勤擔心不已。為了女兒,淑勤勸說世昌善待依華,反令世昌更覺前妻的好。

少飛無意中發現賀瑞敲詐依華,於是出面警告賀瑞。賀瑞暫有收斂,依華以為一切回歸風平浪靜,於是再次找世昌,世昌卻找各種理由搪塞拖延。依華再次遷怒於蔚蔚,指派蔚蔚即刻赴外地公幹。

此時的蔚蔚和文揚剛剛彼此坦誠了真心,正決定向所有人公開他們正在交往的關係,結果被依華的無理取鬧而擾亂。

蔚蔚離開後,少涵繼續不斷地來找文揚,文揚內心愧疚,決定說出他已與蔚蔚交往的事實,但還沒來得及說出口,少涵就被查出身患骨癌晚期。少涵的父親齊家深知女兒對文揚的感情,於是請求文揚陪伴少涵走完最後的人生旅程。文揚無奈答應。

依華決定和淑勤公平競爭爭奪世昌,但世昌的天平越來越向淑勤傾斜。不甘失敗的依華把蔚蔚召回,並故意告知真相,蔚蔚大受打擊。父親在她心目中的美好形象被摧毀,蔚蔚憤怒而痛心。然而,亟需文揚安慰的蔚蔚,卻親耳聽到了文揚對少涵的表白。雙重打擊下,蔚蔚決定自力更生,她辭職創業,並懂事地試圖撮合父母複合,找回那個美滿幸福的家。

與此同時,郭濤出差回來以後再次受到齊家的重用,面對齊家有心託付妹妹和事業的暗示,郭濤徹底動搖。郭濤開始找各種理由晚歸,漸漸的甚至徹夜不歸,面對淑敏的質疑,郭濤閃爍其辭,更避而不談婚事。淑敏終於找到郭濤背叛的證據,郭濤徹底與淑敏攤牌分手。淑敏傷心絕望提出辭職,卻被齊家極力挽留。

齊家漸漸發現自己越來越離不開淑敏,於是在妹妹齊欣的鼓勵下,向淑敏表白。淑敏在矛盾猶豫之中想到郭濤與齊欣的種種幸福,竟暗生報復之意,於是接受了齊家的示愛戒指。這令郭濤坐立難安,他一邊與齊欣籌備婚事,一邊慫恿齊欣和哥哥分割家產。

元凱全力幫助蔚蔚創業,文揚看在眼裏痛在心裏卻不能說出真相;而元凱深知自己雖付出全部,蔚蔚真愛的仍是文揚,於是漸漸對文揚心生怨恨。

文揚的老闆馬成東和太太美如銀婚紀念,馬成東通過文揚的關係向淑勤的花店訂花慶祝,無意中碰見幫淑勤開車送花的富貴,並得知文揚是富貴的兒子,這令馬成東緊張不已。原來二十年前,馬成東和美如的前夫趙軍以及富貴是一起做買賣的結拜兄弟,馬成東為了一己私欲設計陷害趙軍墜樓身亡,並製造假像哄騙美如得以獨佔生意並娶美如為妻。而富貴當年目睹了馬成東的陰謀,為了保住趙軍的骨肉,他抱走了小孩,從此下落不明。這二十年來,美如始終對當年丟失的親骨肉念念不忘,而馬成東雖然事業生活兩如意,但整天擔心東窗事發,如今富貴的重現和文揚的真實身份更令他惶惶不可終日。

於是馬成東上門找到富貴,威脅富貴離開此地。為了保護文揚不受傷害,富貴決定搬家,文揚起疑質問,富貴避而不談,孝順的文揚只能答應。

然而就在此時,馬成東的公司突發事故,元凱被拘留,護犢心切的馬成東和美如竟然昧著良心把責任全部推到文揚身上,文揚莫名其妙被關進看守所。富貴心急如焚,終於找到美如說出真相,美如這才知道自己害了親生兒子,追悔莫及。

事故調查清楚,元凱和文揚都沒有責任。文揚被釋放,美如無法克制自己的感情,衝上去緊緊抱住文揚,失散二十年的母子終於相認。

情敵竟變親兄弟,這令元凱的心中百味雜陳。而蔚蔚在知道這一事實後,開始刻意疏遠元凱,這更令元凱對文揚的嫉妒之情與日俱增。

於是,少涵勸文揚到齊家的公司上班,避免與元凱惡鬥,同時也幫助齊家,但文揚謝絕。為了履行承諾,文揚開始籌備他與少涵的婚事,蔚蔚聽到消息痛心不已,卻假裝平靜。蔚蔚不再躲避元凱,元凱覺得自己的機會又來了。

隨著母子相認,美如和文揚都從富貴口中得知馬成東當年害死趙軍的事實。文揚不顧一切找馬成東報仇,兩人扭作一團。為了保護文揚,美如慌亂中抓起水果刀刺向馬成東。此時元凱正巧回家,親眼看見母親為了文揚殺死了父親,至此,元凱對文揚的兄弟情誼徹底變成仇恨。元凱決意報仇,要令文揚一無所有。

少涵的病越來越重,文揚陪伴著她走完人生中的最後一段路。少涵在彌留之際告訴文揚,其實她一直知道文揚心裏的那個人是蔚蔚而不是自己,而與元凱在一起的蔚蔚,真正愛的也只有文揚一個人。面對真愛的女人和反目的手足,文揚百感交集。

還沒來得及從文揚一家的厄運中恢復過來,淑勤家又遭遇不幸。世昌一個整容手術失敗,被告上法庭。為了解救世昌,淑勤和依華終於站到了同一戰線上……

此時,齊家無意間發現郭濤挪用了大量公款,郭濤知道自己在公司即將地位不保,急於為將來鋪路。他找到元凱,兩人聯手,意欲圖謀宋家家產。於是,文揚與元凱這對兄弟的爭奪戰中,又多了一個郭濤。而因為錯綜複雜的愛情、親情和友情,蔚蔚、淑勤、淑敏、世昌、富貴等人都身不由己地捲入到這場戰爭中……

就這樣,一幕幕圍繞著愛、家庭、責任的人間悲喜劇繼續上演。劇中人有的因愛而奮進,有的卻因愛而迷失。在愛與恨、責任與自由、真情與欲望、善良與邪惡的較量中,他們用『愛』一步步走過上一代的恩恩怨怨,化解下一代的情愛糾葛,用『愛』克服那些因『愛』而生的矛盾與衝突,終於在挫折與歷練中逐漸領悟愛的真諦,走出欲望的沼澤,回歸真愛的樂園,完成人生的成長和蛻變,迎來他們美好的生活和未來。